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形态 > 正文

中国女性进入房地产市场

两年前,北京的20位白领周振珍(笔名)与前男友分手后,她在北京朝阳区买了一套87平方米的公寓,售价约500万元(合744524美元)。
 
“拥有一所房子给了我这样一种强烈的安全感……它比拥有一个男朋友更可靠”,周,他毕业于一所著名的英国大学2014,并在一家金融机构工作了五年,星期一告诉《环球时报》。
 
“一个人很容易让你失望,但是一幢房子永远不会让你失望。它至少可以对冲经济风险,保住你的财富,”周说。
 
周仍然单身,但她说她不害怕开始或结束一段感情,她不害怕保持单身。
 
“这是因为我知道,我不需要依靠一个男人来购买住房或提供生活费。“我在经济上是独立的,婚姻不是必然的,”周解释道。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白领女性像周一样,在婚前购买房产,这与中国人婚后提供公寓的习俗背道而驰。观察家说,这种趋势反映了追求独立和个人成就的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的提高。
 
根据中国房地产平台北科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去年,大约47.9%的购房者是女性。2014,女性只占购房者的30%。
 
报告还显示,30岁以上的单身女性中约有47%购买了公寓。
 
这一结果基于2018个Beike城市平台的12个主要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和深圳的67724个二手房交易。
 
深圳市中国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宋丁星期一告诉《环球时报》,“女性购房者的高涨”是一个正常的、伴随的社会现象,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开放和经济的健康发展,这赋予了现代中国妇女消费观念和财富观念的提升。
妇女收入的增加 
 
北京房地产经纪公司麦田的一位总部位于中国的房地产经纪人郑多朵也注意到,过去两年来,中国妇女在购买房产方面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我可以明显地看到,去年有更多单身女性在看房产,其中一些女性陪同她们的父母。郑星期二告诉《环球时报》,这一比例从2017上升到了30%。
 
根据麦田十一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女性购买公寓的单身者占52%,而男性仅占48%。
 
业内人士说,这样一来,随着更多地产开发商转向迎合他们的偏好,女性可能有助于塑造房地产行业的未来。
 
据郑说,年轻女性不太关心公寓的大小,而是专注于室内设计,公寓是否有衣帽间和良好的视野,以及在交通决策时接近交通。
 
在北京朝阳区的公寓里,这个巨大的着装空间是中国首都的一个年轻居民的主要卖点。
 
现年27岁的李在2015岁时买了这套115平方米的公寓,并得到父母的经济支持。她现在每月支付7000元的按揭,这是不到三分之一的月收入,“几乎不产生任何经济负担,”年轻的房主说。据网上招聘网站ZaopOn.com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北京员工的平均月薪约为10670元。
 
在2019,大约有24.7%的职业妇女独立购买了他们的第一套住房,从58Gangjcom和安居克三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他们的收入增加了12%。
 
像李这样的中国女性经济实力的增强为他们购买房产的决定奠定了基础。几十年来,当男人结婚时,人们常常认为买房是中国人的责任,因为男人过去常常挣更多的钱。”传统上说,由于缺乏收入,中国妇女不得不把生活的希望寄托在寻找富有丈夫身上。“松解释道。
 
但随着女性劳动参与率的不断提高,不仅女性和李、周等女性购房者的标准也发生了变化,而且也有数百万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女性,在金融、证券和互联网等行业中,男性承担着高薪的工作。
 
中国现在是亚太地区女性劳动力参与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国家统计局(NBS)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女性占中国劳动力总数的43.5%。与此同时,2017城市女职工达到6545万人,比2010上升了1684万。
 
为未来做准备
 
对于像周和李这样经济独立的年轻女性来说,买房子比住一个地方更重要。
 
“我用我的钱做了明智的决定……只要我过着有质量的生活,我就可以致力于发展我的事业。“这也是一个固定资产投资工具,以扩大我的财富,”李星期二告诉《环球时报》。据《中国新闻周刊》四月的报道,在中国,财产占家庭财富的78%。
 
到目前为止,李公寓的价值翻了一番,现在她的财富超过了1000万元,而来自NBS的数据显示,过去四年中国的通货膨胀率约为7%。
 
李,他现在有一个男朋友,打算在未来几年结婚,他也把居家权与安全感等同起来。我正在为将来的婚姻风险做准备。如果我结婚后和丈夫吵架怎么办?“至少我可以走出家门,告诉他我再也不能和他呆在一起了,回到我自己的公寓里去,”李解释道。
 
分析人士指出,居家拥有也可以为未婚女性提供最坏的情况。
 
2011,中国颁布了一项司法指导书,规定离婚后夫妻之间不应分割不动产,并应保留其名义上的财产。有人认为这项规定给男人带来好处,因为在中国的习俗中,男人为婚姻提供了房子,而女人则为装饰、电器和家具的费用买单。
 
“买房子实际上保证了你未来的婚姻生活,”周说。
 
降低结婚率
 
然而,越来越多的女性购房者是独立的和以事业为导向的,他们也在婚姻状况不断下降的背景下出现,这五年来一直在下降。
 
根据美国国家统计局(NBS)的数据,2018,每1000人的结婚率达到7.2年来的五年低点,从2013的1000下降到9.9。民政部.
 
现年29岁的利菁(音译)是一家著名的外国公司的北京雇员,她起初认为,在去年在北京海淀区买了一套公寓时,拥有一套公寓会使她对约会市场中潜在的婚姻伴侣更有吸引力。
 
但李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有些男人说,在与拥有自己财产的女人约会时,她们感到压力很大。他们担心他们辜负了我的期望,宁愿听从他们的意见,更容易控制,”利菁星期一告诉《环球时报》。
 
但李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我并不急于和某人结婚,而是喜欢等到我的灵魂伴侣出现。每当她焦虑的时候,知道她拥有自己的家会减轻她的神经。